并且生了一个名叫公子急的儿子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0-31 10:57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卫宣公是春秋时期极度荒淫的君王,不仅在政治上没有建树,私生活还非常淫乱,对于美色完全没有抵抗力,连自己父亲和儿子的女人都要占为己有。为了尽情纵欲,卫宣公劳民伤财地建造了奢华的新台,遭到百姓的不满。

卫宣公之所以如此好色,其根源来自他少年时代,当然,也或许是来自更为遥远的童年与少年交界的时代。在那之前,他还是一个纯洁的毫无瑕疵的孩子,虽然偶尔会道听途说男女之事,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也不了解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,有多大的魔力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渐渐陷入了后宫的女色中,而且,后宫虽然从表面看来,是一个礼仪繁琐、极讲规矩的地方,但实际上却是一个糜烂至极的地方,所以卫宣公遭遇他父亲一个名叫夷姜的妃子似乎就是命中注定的事。

夷姜从头到脚开发了卫宣公,她是卫宣公经历的第一个女人,而且还是一个骚劲十足的女人。卫宣公几乎在她身上尝到了女人的所有甜头,体验到了一个男人在本能方面的所有幸福。

尽管卫宣公好色,但却被夷姜锁得牢牢的。因为夷姜深谙驾驭男人之道,她充分发挥自己那熟透的身体和骚劲十足的优势,使卫宣公那充满着无尽欲望的精力在每个骚热的夜晚发泄干净,从而再也没有精力去找别的女人。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十几年,以至于夷姜、刑氏、彶子、众大臣,以及卫宣公本人,都满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公子寿和公子急都是仁厚的人,两人的关系很好,当他得知母亲和弟弟要在公子急出使齐国的时候杀他时,劝他逃跑,遭到公子急拒绝后,自己代替他被害。公子急感到现场后也被杀了。卫宣公在经历丧子之痛后,也病死了。

卫宣公还没有当上君王之前,就和卫庄公的妾室夷姜乱伦,并且生了一个名叫公子急的儿子。为了不让奸情暴露,他们把公子急乡下寄养。卫宣公的正妻刑氏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,得不到丈夫宠爱,尤其是当卫宣公见到了风骚的夷姜,更加冷落刑氏。

刑氏相貌普通,性格老实,甚至连女人那种通常的诱惑力都没有,是典型的政治婚姻的产物,卫宣公几乎从不光临刑氏的寝宫。当然,为了掩盖这些,他对外则宣布刑氏没有生育能力。于是,卫宣公可以明目张胆、堂而皇之地让夷姜做自己的妃子了。两人的爱情终于光明正大、见得阳光了,在灿烂的阳光下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过着淫荡无比的生活。卫宣公不仅爱夷姜,还爱夷姜的儿子。他把彶子从乡下接了回来,立他为太子。

为了得到宣姜,卫宣公做足了功夫,叫匠人在淇河边修建了一座高台,结构精致,装饰华丽,取名为新台。卫宣公一边命公子急出使宋国,一边派左公子到齐国把宣姜迎到新台,自己取代公子急与宣姜成婚。当时有文人写关于新台的诗抨击卫宣公的行为。

公子急长到十六岁了,卫宣公为他选了一门亲事,迎娶宣姜。不过当卫宣公听到宣姜是个美女后,就把公子急支走,自己娶了宣姜。从此,卫宣公就忘了夷姜,改宠宣姜,使得夷姜自杀。宣姜后来为卫宣公生了两个儿子。

公子急从宋国出使回来,到新台去报告,拜见了宣姜,却没有怨恨卫宣公。自从娶了宣姜,卫宣公整天在新台寻欢作乐,抛弃了夷姜。三年内,宣姜生下了公子寿、公子朔两个儿子,子凭母贵,这两个儿子得到了卫宣公的疼爱。

十六岁的公子急到了娶妻的年纪,选了齐僖公的长女宣姜做他的妻子。使者从齐国回来后,报告卫宣公说宣姜长得非常美丽,于是齐宣公就起了色心,想占为己有,只是不好开口。

公子朔却是个狡猾狠心的人,于是就一直在宣姜面前说公子急的坏话。宣姜想到自己本来应该是公子急的女人,现在成为了他的庶母,还跟夷姜争宠,他一定会怨恨自己,将来当上国君,一定不会善待自己,于是就在卫宣公面前说他的坏话。

卫宣公继位后,谎称刑氏不能生育,正式纳夷姜为妾,对他特别宠爱,还立他们的儿子公子急为太子。此后几年,卫宣公都与夷姜在一起,几乎没有亲近其他女人。夷姜和公子急的地位达到了顶峰。

卫宣公对夷姜有一种母爱似的依恋,而且这种依恋还持续了很多年。在那些没羞没臊的年月里,他们甚至有了一个私生子,他们把他取名为彶子。两人为此害怕了好一阵子,直到把彶子寄养在远离朝歌城的一个乡村才安下心。两人不止一次发誓要风流一生,这誓言一直持续到卫宣公即位,娶刑氏做夫人的头几年。